的生态心理学
或者精神的生态学

订购这本书在 Lulu.com.

直通路径的实践

直通路径的理论不是人类发明的。绝对不是。这个理论是神的建议。它首先是由奎师那(Krishna)提出,耶稣基督再次提出,然后巴巴吉和实谛·赛·巴巴(Sathya Sai Baba)又相继提出了该理论。当我们阅读古兰经以及一些佛教书籍时,一定会遇到这个术语,并且它的使用率非常高[10,18]。

总结起来,这个理论可以归纳为三点:

1.神毫无疑问存在。神是一个统一包罗万象的原始意识,存在于多维宇宙中的高次元空间。

2.神即是爱。

3.把自己变成爱,把自己变成宇宙的精神之心,通过这样的方式我们才能成为他,才能存在于他的心中。我们在尘世间终其一生所追求的也不过就是参悟这条路,并向着这条路坚定前行。

为了我们能沿着这条道路更坚定的前行,现在我们来研究一些具体的方法。

按照其繁杂程度,这些方法可以分为几个阶段:预先级方法,初级方法,基础方法和高级方法。

预先级方法

预先级的方法能够帮助一个人设立初级的信仰。而这个信仰对于鼓励自己精神进步是必不可少的。

但信仰是什么?这是一个多层次的概念。

一部分人这样形容自己的信仰:《是的,我知道那里都有些什么……,比如宇宙的智慧,不明飞行物等……》。

而另外一些人则更是自信的声称:《没错,我相信神的存在!》。这时的他们,一般会用一个《十字架》来庇佑自己。对于弄清楚神希望他们做什么,他们其实没有做出一丁点精神上的努力,更别说,根据神的意志来改变自己了!相反,他们酗酒、偷盗、憎恨,杀戮,只是偶尔会猛然间想起:《要是神不喜欢我这样怎么办?——先这样吧,所有的事情以后再说》。比如,就像我没有兴趣去听如何加工黄金饰品或钻石珠宝一样,他们也不会有兴趣去聆听关于神得一切。

我曾经与一个教区的牧师谈过这个话题。他对我说,他正在努力的编写学位论文。我对他说:毕竟我们已经到了该想想如何才能成功地、更多地从事修行事宜的年龄了,而不是单纯的获得这些俗世的称号。难道上帝会你的学位为荣?而他却这样回答我:《神?他是否存在还不确定呢,但是对论文我已经完成了答辩》。

只有当一个人发自内心的爱上神的时候,信仰才会变得具有实际意义。因为只有这种虔诚的爱才能够使人类真真正正的想改变自己,想让自己成为神所喜爱的样子。而在奔向神的怀抱的过程中,也只有这种爱能够让我们有勇气抛弃所有的牵绊,继而奔向造物主的怀抱。只有这时候才是开始了真正的修行,我们才能与神面面而居。

因此,为了帮助人们深化自己的信仰,还可以采用一些标准统一的宗教动作来辅助完成,诸如祷告、宗教舞蹈及向神的圣像或者其他圣者形象鞠躬行礼等,对那些已经经过了这些虔诚阶段的人们来说,这种崇拜是没有道理的。

虽然表面上看来,人们只是简单的参加了一些典礼、入门仪式,和大家一起或者自己宣读一些祷告词,而实际上,神却是在帮助诚恳的追随者克服精神之路第一阶段的困难。

例如,虽然圣灵的洗礼(比如圣徒菲利普所描述的[10,18])实际上并没有采取任何方法,甚至都不同于任何一个教会的洗礼,但神依然接受了这些虔诚新教徒的受礼行为,只要这些信徒对神的誓言是真诚的,这些信徒真的是以寻找神和找到神作为自己的目标,那么神就会接受。

但如果是犯罪之前的杀人犯接受洗礼——难道这不是对教义和对为我们的利益而牺牲的耶稣基督的亵渎吗?

对儿童的洗礼也是一样的:难道常识性的生活经验没有告诉我们,这样的行为是没有意义的吗?毕竟,无论是被洗礼过的人,还是未被洗礼过的人,都会一样的生病、死亡、都会一样的变成酒鬼,也都有可能走向犯罪的深渊。

洗礼—这是对神忠诚的誓言。而不是一种《护法》的行为。只有那些十分有经验的成年人才能发出这种誓言,并且是自己真心的、不是被教父或者教母代替他(她)发出这种誓言。

众所周知,绳子贴身十字交叉对于小孩子来说,有时是能够致命的。这些绳子在小孩子身上缠绕打结,可能会勒紧孩子们的脖子。

在给俄罗斯人进行强制洗礼的时代,那些强制者就是通过十字符号标出的方式来确定哪些人已经被洗礼。这样做是为了能够更方便的抓捕和折磨试图躲避洗礼的人,有时甚至能置人于死地。那现在人们又是为谁穿贴身的十字架呢?难道他们所想的,就是神所想的吗?其实对于神来说,只要虔诚的基督信徒心中有圣洗征兆便足够了。

……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饭前祷告、在家里供奉神像、去教堂祈祷、参加洗礼仪式、反复祈祷及用心去感受胸前的十字——所有这一切的行为都能够加深自己的信仰,让我们能够时刻的想起神。而神也会给绝对值得支持的信徒以信仰上的鼓励,并影响他们的情绪状态:通过不断的神赐使信徒们能够感受到满满的幸福。

……但是,所有这一切中却没有《拯救》仪式,不但没有,而且也不会有。人类一旦开始这种信仰,就应该开始去学习神的意志,而不是去研习他开启精神之路的宗教组织的教规。同时,他还应该努力的改变自己,作为灵魂、作为意识。

正如我们所看到的,人们能够在自我发展的某些特定阶段参加一些宗教仪式,这没什么不好。这些行为对所有时代、国家以及宗教形式来说,都是很有代表性的。去分辨哪种宗教形式更好或者更不好,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但一定是越安宁、越和谐、越纯净、越祥和、越幸福、越有爱,才越好。宗教仪式应该能够帮助信徒们逐步的拥有这些品质。

根本问题不是在于仪式的形式,而是在于举行这些仪式的宗教组织所传播的思想体系。

* * *

所有人都可以按照心理年龄或者说灵魂年龄来划分。每个人的身体年龄(个体发育年龄)都是完全不同的。

在自己当前的化身的时候,每个人都能够很快很轻松的来实现之前化身的意识发展程度。智力潜能、脉轮的发展程度、意识的大小、职业方向,以及这样或那样的心理状态都有很大的关系。

因此,如果我们看到同年龄的人却有不同的领悟能力,对宗教问题有不同的理解,这都是十分正常的。

到生命末期的时候,很多信徒与他们的领导者还只是一起停留在精神进程的预先级阶段,这也是十分正常的:因为在下世化身的时候,他们会继续自己的精神之路。

然而,我们必须去传达这个阶段只是一个预先的阶段的信息,它能够唤醒追求通神之路的人们,并帮助他们走的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