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生态心理学
或者精神的生态学

订购这本书在 Lulu.com.

饮食上的建议

很久以前,神通过先知向人类传达饮食原则时讲道:“看哪,我将遍地上一切结种子的菜蔬,和一切树上所结有核的果子,全赐给你们作食物。”这条戒律被写在了犹太人的圣经上(创世纪1:29)。后来,神又通过另一位先知补充道:你们可以吃任何东西,“唯独肉带着血,那就是它的生命,你们不可吃”(创世纪9:1-4)。那么这句话讲的是什么呢?它讲的恰恰就是关于“非杀戮”的:摄入可食用植物、食用牛奶和鸡蛋,但不要猎食那些您能看见它们体内流动着鲜血的动物。


当狡猾的、贪图口腹之欲的犹太人得知了这条戒律后,犹太人想出了什么办法呢?他们将被杀死的动物的血液处理掉撒于土地,分食其肉……——这样,他们食用的就是无血之肉了。他们假装理解了动物的血液——就是动物的生命……通过这种方式他们巧妙地欺瞒了神,后来贪吃的“基督教徒”也开始这样做。耶稣基督反对这种行为[10,18]……——只是没在新约中说明而已……

但是要知道真正的基督教是关于爱的学说。为了满足自己情感的欲望却给其他的生命带来痛苦的行为怎能和基督徒的形象画上等号呢?

真正的基督教徒——既不是那些表面受洗,但完全不愿遵循基督教诲的人,也不是那些从小就被冠以教名的人,更不是那些在脖子上佩戴着十字架的人。佩戴十字架的是十字军,难道不是这样么?

真正的基督教徒是那些遵循神的教诲的人,神通过着耶稣基督和其他弥赛亚向我们传播教诲,其实质可简单地概括为以下三句话:

1.神是爱。

2.我们必须融入他,以便用自己来丰富他。

3.为此,我们应当变为像神一样的爱。

不遵守这些教诲的人没权利称自己是基督教徒。这些人是带引号的“基督教徒”,他们曲解了“基督教徒”的含义。

……我出生于一个无神论的家庭,并成长于这种环境中。与每个“苏维埃”家庭相类似,在这里没人会思考犯罪和怜悯的问题。从小,我就吃鱼和肉:因为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我甚至还当过渔民和猎人,那时我虐待、残杀动物,但在良心上我却没感到丝毫的愧疚,甚至认为,除了我自己,没谁能感觉到疼痛。

直到我成为科研院所的高级科研人员时,我才第一次思考过自己是否有权利杀害动物。虽然如此,但我却不思悔改。当时我认为:我们的生活不能没有鱼和肉,因此,我有权不假他手地猎取这些“食物”,更何况我还能够并且可以做到这点。

后来,发生了这样的一件事——它改变了我的想法。有一天,我没带猎枪,独自走向湖边,惊起了一窝鸭子:一只母鸭子和十几只还不会飞的小鸭子。它们彼此紧挨着对方游离了岸边,游到了距岸边50米的小岛上。在那个小岛上,隐藏着我不认识的猎人。当那窝鸭子快游到岛上时,猎人开枪射杀了所有的鸭子……

那时,我第一次意识到狩猎是一项残酷的消遣,是以死亡为祭品的消遣——是悲剧。我之所以会感到如此惊慌,是因为我无意的行为(无意间惊跑了鸭子)导致了鸭子的死亡。那时,我感到十分矛盾:因为假如我杀死了这些鸭子,我不会感到难受!因为我会因为猎取丰富的战利品而感到欣喜。

那天晚上我恰巧与林场工人通乘一辆巴士去卡累利阿。这些工人下班后喝了些伏特加,打算去夜捕——在头灯的照射下捕杀鱼类。在到达目的地前,他们中的一个人突然“心软”了,喊道:“怎么能这样呢:用鱼叉杀死活鱼?!它们可是活的啊!还要用鱼叉杀死它们!……”。他多次重复这些话,这既是在质问自己,也是在质问他的朋友们。很明显,他已经站在了觉醒的边缘了……

但是他的朋友们微笑不语:没什么事啊,他只是“喝高”了……

后来,那个人见没人支持自己,他突然为自己的“软弱”感到惭愧,说道:“好吧!咱们还是去用鱼叉捕鱼吧!”。该问题就这样淡出了议程……

还有一次,我再湖上猎鸭。为了打中鸭子,我一次又一次地开枪;在被散弹击中前,鸭子每次都潜到水下。于是,我就耍了个花招,我驾着船把鸭子赶到了浅滩,这样,它就无处可逃了。鸭子也明白这一点,它投降了。我朝着它开了一枪又一枪,它每次都被散弹击中,子弹每次都刺穿它小小的身躯。鸭子折了双翼,遍体鳞伤,发出惊恐而痛苦的尖叫声,仿佛丧失了求生的欲望。它在哀嚎,像那些无辜被残害的动物一样哀嚎,仿佛在质问:“为什么要这样做?我既没对你,也对其他人做过坏事啊!可怜可怜我吧!你为什么要让我遭受这样的痛苦?”。我把船开到了离它更近的地方,瞄准后,朝它射击……,但是却怎么也杀不死它!我只能离它在近一些,朝着它的头连续射击。

后来,我吃掉了它被子弹打得千疮百孔的尸体,那时,无论如何我也无法从中体味到美味所带来的满足感……

最后一次时,我的狩猎目标是驼鹿。围猎者们将一只母驼鹿赶进了伏击圈。围猎者们朝它开枪并打伤了它。母驼鹿朝着伏击圈的另一面奔跑,却也有人朝它开火。我的两发子弹击中了它的脊骨,而后,其他猎人继续朝它开枪。我记得,在连续不断的射击声中,猎人欣喜若狂,并高喊着:“听听,这是多美妙的音乐啊!!!”。最后,驼鹿倒下了。

当我走近它时,它已经没了呼吸。但是猎人们却说,驼鹿虽然倒下了,但它又向前爬了五十米,在雪地上留下了斑驳的血迹。猎人们嬉笑着讨论着这一话题,享受着成功的喜悦。当时没有一个灵魂对此产生同情和怜悯……

事实的确如此,因为当时我也开枪了:那时,我只垂涎着鹿肉,却没考虑过这个美妙的动物所承受的痛苦……

从那时起,我“金盆洗手”,甚至卖掉了猎枪.

……后来,我遇到了我的权威。在权威那里,我第一次听到什么是神以及神不希望我们食肉的观点,——那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摆脱这一可怕的恶习……

再后来,我研究了膳食生理学方面的科学文献。我认识到,在动物的机体中不包含任何在植物、奶类以及蛋类食品中所缺失的人类所需的膳食成分。此外,在奶类及蛋类食品中还包含着全部人类“不可缺少的”、用于组成蛋白质的氨基酸。因此,我们完全没有必要食用鱼类和肉类,尤其是,放纵自己以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为目的、建立在动物的痛苦和死亡之上的暴食恶习。

我们任何人也别找理由说什么,天啊,这些动物又不是我杀的,是“他们”杀的,我只是买回来吃掉了而已。事实并非如此:“他们”是因为我们才杀死这些动物的!我们是残害这些无辜生物的同谋者。这些被化形了的生物不应当遭受我们的迫害,而是应当在神所赋予它们的躯体内进行自我进化的。动物躯体内的灵魂,与我们一样,只是比我们更加年轻,仿佛是处于孩童阶段的灵魂……

……我杀了很多动物。

小时候,我便学会了应当如何在鱼钩上绑上蚯蚓。那时,我从未站在蚯蚓的角度上进行过换位思考……我也没想过这些钩子会使鱼儿遭受怎样的折磨。

当孩子怜悯那些濒死的鱼儿时,残忍的父母安慰他们说,鱼是不会“睡着”的。每条濒死的鱼儿,都会因疼痛、窒息而感到恐惧和痛苦……

长大后,我开始射杀活物:鸟类和兽类。

后来,我成为了一名生态-动物学家——打着“科研”的旗号,我亲手杀死了数千只动物……

再后来,我从事了医学工作。在此期间,我解剖、杀害了许多像老鼠和兔子这类可爱而温柔的小动物……

最后,当我幡然悔悟时,我突然意识到它们遭受过何等痛苦……我悔改了,请求它们原谅我……但是,在忏悔的过程中,我也无法完全感受到动物们的恐惧……

假设,若干年以后,当我丧失了反抗的能力,有个两米多高的原始人突然毫无理由地伏击了我并对我的身体造成了致命的伤害,——那时,我濒临死亡并感受着剧烈的疼痛,我同样不禁疑惑: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也没对谁做什么坏事啊……

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下一世),现在这些“匪徒”和“罪犯”也会痛苦地死去,也许,死前他们还会呻吟着质问:“这是为什么啊?!”……

……先前从未思考过自己吃的是什么,但在听到宣扬有关怜悯的布道时便认同这种思想的人,就会突然疑惑:如果不吃鱼或肉,那能吃什么啊?!在此,我们应当简要地论述一下饮食的一般性原则。

首先,我们的日场饮食最好由5种营养成分构成: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维生素以及微量元素。故意贫化的饮食结构,其中包括“单一的饮食结构”(即只食用某一种食物,如只食用大米,只食用小麦胚芽、只食用燕麦或只食用苹果等),虽然可以帮助我们达到某种治疗目的,但却不宜长期坚持。因此,在于专家协商后,依据病情的严重程度和治疗方案,我们可以选择坚持1天、3天、7天或者1个月、甚至是1个半月这样的饮食。

如果要达到某种治疗或净化的目的,我们可以采用绝食的方法(但一定要注意保存水分),但这种方法至多持续3天。如果想要长时间的保持空腹的饥饿状态,那么就需要在专业医师的监督下进行了。摆脱饥饿状态的过程应当尽量平缓,最初最好摄入果汁或水果。在脱离饥饿状态的最初的几天里,最好保持无盐饮食,否则可能会导致身体发生水肿。

事实上,在每种天然食品中都包含着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等物质,如牛奶、谷物、蔬菜等。但是,在不同的食品中所包含的蛋白质、脂肪和碳水化合物等物质的比例各不相同。因此,人们习惯于将食物划分为“蛋白质类”食品、“碳水化合物类”食品以及“脂肪类”食品。

牛奶和乳酸制品、奶酪、鸡蛋、坚果、蘑菇、大豆、豌豆、蚕豆都属于“蛋白质类”食品。由于在这些食品中所含有的氨基酸种类不同,因此,它们所含有的蛋白质也各有不同。氨基酸分为两种:一种是“非必需”氨基酸(指的是人体组织所需要的并可以自身合成的氨基酸),另一种是“必需”氨基酸(指的是人体组织所需要的但却无法自身合成的氨基酸,因此需要从食物中摄取的氨基酸)。

那些含有各种“必需”氨基酸的食品(如牛奶和鸡蛋)是为机体提供蛋白质的最优选择。从蛋白质摄入的角度来看,牛奶和鸡蛋可以确保我们高质量的饮食。在奶制品和鸡蛋匮乏的情况下,我们应当使我们的食物变得多样化,尤其是多食用一些“蛋白质类”的食品。

在此应当说明一下,大量食用豆类食品也是不妥当的,因为这会导致肠道胀气。此外,大量食用大麦和黑麦也会引发胀气。对于成年人来说,牛奶(不包括奶渣和乳酪)也是引发胀气元凶。晚上,我们可以饮用些许牛奶,但不宜与其他食物共同摄入。顺便说一下,在这种情况下,如果能用酸奶代替牛奶,那就更好了。

通常,胀气产生的原因是由于摄取的大量的“蛋白质类”或“脂肪类”的食物与糖结合后发生了反应。

我们不应在睡前食用鸡蛋或“脂肪类”食品:因为它们会长期滞留在胃中,而在夜间睡眠时胃的消化作用(与肠道的消化作用不同)很弱。因此,未消化的食物就会整夜地滞留在胃中,这就助长了微生物的繁殖,进而导致胃炎或肠炎的出现。

在此,让我们讨论一下两个关于食用鸡蛋的问题。

首先,假设根据伦理学观点,我们不应食用鸡蛋:因为鸡蛋还可能孵出小鸡呢!但是养鸡场中的鸡蛋却是无论如何也孵不出小鸡的。因为家禽鸡是一种经过人类育种学改造的特殊的生物物种,家禽母鸡本身就可以在没有公鸡的帮助下产下未受精的鸡蛋,而这些鸡蛋是无法孵化的。(养鸡场中,将公鸡和母鸡放在一起只是为了让它们孵化出后续生产中所需的小鸡)。

此外,我们也没必要拒绝食用已经受精了的鸡蛋:因为在未孵化的鸡蛋中既没有鸡雏的胚胎,也没有化形的灵魂,因此,无论是煎还是煮,这些鸡蛋都不会感到恐惧或痛苦。

我们所食用的鸡蛋,就是个卵细胞。如果有人可怜卵细胞的话,那么他更应当悼念人类死去的卵细胞,而非是鸡的卵细胞!女人每个月来月经——这就是卵细胞死亡的标志,要知道,这个死去的卵细胞曾经有可能繁育人类呢!以此类推,难道说,为了不让卵细胞白白地死去,女人就应当“不断地”怀孕么?(开个玩笑!)

反对人类食用鸡蛋的第二个理由是由生理学家提出来的,他们认为:食用鸡蛋会引发动脉粥样硬化,因为鸡蛋中含有大量胆固醇。

我曾有幸作为实验人员在院士尼古拉·阿尼奇科夫(N.N.Anichkov)的实验室里参与过白鼠实验,也正是这些实验,才使他“诅咒”鸡蛋。当时,作为实验员,我亲手使白鼠罹患动脉粥样硬化。实验中,我们喂养白鼠时,用的绝不是鸡蛋,而是与油混合在一起的胆固醇粉。当时胆固醇粉的使用剂量相当之大:这些胆固醇粉是以克计量的,并且每日还有喂食不知多少次,但是实验对象就是一只小白鼠啊!于是乎,白鼠患上了动脉粥样硬化。要知道,与人类每日食用的几个鸡蛋里的胆固醇含量相比,给白鼠投喂的胆固醇剂量已经远远地超出前者数百倍了!

事实上,对于人类来说,胆固醇是一种重要物质,因为它参与了性激素(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的合成。

机体内部能够形成胆固醇。除鸡蛋外,动物体内的胆固醇浓度也很高,尤其是在肝脏、大脑和脂肪组织等部位。

要想了解动脉粥样硬化的原因,最好能够先弄清楚那些坚持“非杀戮”饮食习惯的人们是否患有此种疾病?

……脂肪分为植物脂肪和动物脂肪,后者包括黄油以及由动物尸体提炼出来的脂肪。

在阅读译著文献时,应当考虑到后者,因为这十分重要。在俄语中,我们认为动物的脂肪指的既是黄油,也是动物体内的脂肪。而在英语中,将脂肪进行了单独的分类,英语中有三个词汇可以用来表达“脂肪”:oil——植物脂肪,butter ——黄油,fat——动物体内的脂肪或从动物身上获取的脂肪。因此,在翻译时,有时会曲解脂肪的含义。

例如,在撰写实验结论时,科学家用英语进行如下表述:“数据表明,食用动物脂肪(fat)会增加罹患癌症的风险”,那么我们就应当知道这个实验结论与黄油毫无关系。

食用植物油或黄油都有益身体健康。由于植物油中包含维生素E,因此食用植物油可以溶解沉积的胆固醇;而在黄油中则含有丰富的维生素A和维生素D。

但在加热、煎炸食物时,最好使用黄油,因为在加热状态下氧气会和油发生氧化反应,进而产生有害物质。油的密度越高,与氧气反应的就越慢。

市场上也会售卖人造黄油——多种脂肪的混合物。如果想要食用人造黄油,最好先阅读一下包装上的成分表。

“碳水化合物类”的食品包括蔬菜、水果、浆果、谷物、香草、果酱、蜂蜜等……在植物和谷物中包含着丰富的有益于肠道进行正常运转的膳食纤维和维生素,尤其是维生素C和B族维生素,此外,还包含着可以迅速为机体提供能量的糖类。

众所周知,B族维生素是人体所必需的维生素,它存在于面包之中。但是我们应当知道,在高级面粉制成的面包中,几乎没有B族维生素和蛋白质。因此,我们最好食用“粗磨谷物”制成的或添加了麸子的面包。

同样的,相较于精加工的大米,糙米中富含更多的B族维生素和蛋白质。

关于维生素的问题,我们已经说得够多的了。现在需要补充说明一点,如果我们食用牛奶、鸡蛋、黄油、植物油、(添加了麸子的)面包、谷物、胡萝卜、绿色蔬菜以及新鲜的水果及浆果,那么这便足以保证向机体供应各类维生素了。如果你对此心存疑虑或应遵循专业的指示,那么你可以遵医嘱去药店购买混合维生素或特定的维生素组合产品。

在所有的维生素中,我们应当格外注意维生素C。它对应保持机体抵抗力至关重要,此外,可以帮助我们抵御伤风感冒。但是维生素C是不耐热的。因此,不能将药草、针叶或野玫瑰等置于水中煮沸。另外,在大蒜和荨麻中也含有大量的维生素C。

下面,让我们来探讨一下有关微量元素的问题。像牛奶、蘑菇等许多食品都可以为我们提供微量元素,其中,海菜富含各类微量元素——是微量元素的最佳来源。在我们国家,海菜是以灌装或干燥形式出售的(在药店我们可以买到干海菜)。另外,为了摄取微量元素,我们也可以在饮食中添加海水或海盐。

……对于那些了解自然、热爱自然的人来说,生活不仅是美妙的、健康的、有益于心灵成长的,而且还是低成本的。了解自然的人一定会为了过冬而制备果酱,甚至还会自制蜂蜜或是烘焙花草用以制备茶叶,最重要的是,他们还会腌制蘑菇。

如果我们煎烤或蒸煮蘑菇,虽然蘑菇十分美味,但其中的营养成分却不容易为人体所吸收,因为我们的消化酶很难摧毁蘑菇的细胞膜。但是如果我们将蘑菇长期置于酸性或乳酸环境中腌制或发酵,那么蘑菇的细胞膜就会被摧毁了,那时蘑菇中的营养成分就容易为人体所吸收了。

我们可以在城市的住房里直接储存腌制的蘑菇,但是我们需要定期除去卤水表面的有霉菌(一周一次)。不要试图单独发酵蜜环菌:在发酵过程中,它们不会形成乳酸——因此,发酵的结果也不尽如人意。蜜环菌可以同腌渍的蘑菇或其他用醋和盐腌渍的食品一同发酵。

* * *

关于正确的饮食问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遵循基本的道德原则——不伤害其他生物。只有怜悯同情其他生物所遭受的痛苦的人才能成功地走在在灵性之路上。只有将自己化身为爱的人——神才允许他(她)进入自己的家。

古时候,在中国,大圣人黄帝曾向人们传授过这种生活方式。此外,毕达哥拉斯、佛祖释迦摩尼以及耶稣基督[10,14,18]也曾如此。(但耶稣基督曾破过几次例——当在与渔民和平民交流的时,曾让他们食用过鱼肉)。当今,神通过巴巴吉和实谛·赛·巴巴向人们传播正确的饮食观念[10,14,18,19,42-51,58,60,64]。

可兰经中神的教诲看似与上文中所描述的神的饮食观点相悖,但是我们应当明白:在伊斯兰教建立初期,战争不断,当时完全不是向沙漠里的牧民传授新的饮食习惯的时机。当时神在伊斯兰地区的先知穆罕默德的主要任务是在该区域建立起一神教信仰。只有当伊斯兰教建立起来并为人们所接受时,才能考虑让穆斯林们接受新的饮食道德方面的观念。

如果一个人忽视饮食道德,那么神就会让他(她)的机体患病。

例如,经常大鱼大肉的人容易患上痛风,因为尿酸会逐渐地沉积在血管、皮肤、软骨处。痛风的症状表现为记忆力下降、头痛、睡眠障碍、性功能障碍、肌肉酸痛以及关节疼痛。此外,患者会为暂时缓解头部不适而吸烟、酗酒。

我们还应从能量角度来看待饮食问题:动物尸体中的能量会污染我们的脉轮和经络,这就会导致多个器官的生物能量供给混乱,进而可能会诱发癌症。首先,动物尸体中的能量会损害消化器官,使消化器官出现严重的慢性炎症和溃疡。这些有害的能量也会影响人的心理,使人变得充满进攻性。这种人的意识能量是粗鄙的,他们无法进入微妙的意识状态。

在一些著名的观点中,认为鱼和肉中含有营养价值丰富的蛋白质——关于这点,我们已经讨论过了,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发表这种观点的人是不懂医学的。要知道,人体所需的各种氨基酸(蛋白质的组成部分)包含在鸡蛋和牛奶中。

能证明“非杀戮”饮食正确性的最好的证据就是那些由“杀戮”饮食转变为“非杀戮”饮食的人病逐渐痊愈了,自我感觉也明显变好了,与此同时,(各方面的)工作能力也显著提升了。

我想提醒那些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食用被杀害的动物的肉的人以后千万不要抱怨自己痛苦。神教导我们爱,因为爱是“因果”:不同情他人痛苦的人将会因自身的痛苦认识到什么是痛苦,进而学会同情和怜悯。

我们对于“纯粹”的食品——如植物、牛奶、奶制品以及鸡蛋——较为道德的做法是珍惜它们、尊重它们,不应白白地糟蹋它们。

我们还应当避免过度食盐、酗酒(酗酒是无法促进自我完善的)、过度饮用含咖啡因(咖啡、可可和茶)的饮品以及植物油油炸食品。当然了,在任何情况下也不能喝尿。最近,在俄罗斯,尿液竟然成了时髦的食品。有规律地喝尿会毒害大脑,导致神经混乱。

那么,我们应当吃些什么呢?对于个人和家庭来说,什么才是最好的饮食呢?也许,每个人的口味都各有不同,饮食习惯也千差万别。从我个人角度出发,在进行精神修炼时,我的饮食主要由四类食品构成:大米、蘑菇、鸡蛋和西红柿(新鲜的西红柿或是番茄酱、果肉等)。此外,在我的饮食中,还添加了土豆、蛋黄酱、绿色蔬菜、胡萝卜、小麦面包片、果酱、浆果、黄油、植物油和奶酪等食品。这些食品足以为任何工作(包括禅定)提供足够的能量。在精神提升阶段,我们还应放弃食用鸡蛋:因为鸡蛋中的能量不利于我们在造物主的家里居住。

给读者的最后一个建议是:不要总想着吃东西!在摆脱过去的饮食恶习,建立新的“饮食规则”时,我们要思考关于神、关于通向神的途径以及为神服务的问题。我们要防止犯这样的错误,即将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应当如何遵守“纯粹的饮食原则”上,而忘记了与神有关的更重要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