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生态心理学
或者精神的生态学

订购这本书在 Lulu.com.

热爱自然

与充满生机的大自然交流是很有必要的。独处于森林或其他自然环境之中是靠近神的重要方法之一,因为在自然环境下,我们可以更顺利地接受神的教诲。“在森林中找寻我的教导!……”[34:玛利亚花园中的叶子.召唤(40: Leaves of the Morya’s Garden. Call)]。我们可以在和谐的自然环境中“扩散”我们的意识,这与我们在城市中的情况是不同的。在城市中,我们的意识主要“停留”在脑部脉轮中,它所接收的信息主要是人类的世俗欲望以及负面的情绪能量。

城市作为大型文化中心而存在,是十分必要的:城市里有图书馆,城市也可以为智力发展提供各种便利的机会。在城市中,我们更容易找到行走在灵性道路上的同道中人。

沐浴在阳光下,尤其是沐浴在温柔的晨光下,对我们来说大有裨益。在物质层内存在的太阳光线可以穿透多维有机体的内部的其他微妙的结构,以其纯洁的力量充满它们,使它们得以复苏。

高纬度地区的冬季格外漫长,幸亏当地人都有“人造太阳”——石英灯,冬日里它不断为家中带来温暖。沐浴阳光是治疗某些疾病的良方。例如,如果在鼻炎症状出现后不久,通过将患者暴露在紫外线之下的方式,便可以轻而易举地治愈鼻炎。如果使用石英灯在病患涂着芥末膏的胸部和背部加以轻微的灼烧,那么点可以轻松地治好鼻炎。

夏天和秋天是采摘蘑菇和浆果的好时机,这些植物是清洁食物的重要组成。

在一年中的任何一个季节,我们都可以在特殊的力量之地places of power可以对人类产生某种影响的能量区)进行禅定。在这些区域进行禅定有着非同一般的效果,如可以自我治疗,发展机体中的某种能量结构,与神进行对话,细化意识,提高精神能量的力量,使自我融入到神之中并与神融合。

早春的清晨是最为和谐,令人感到最为幸福的时刻。黎明前,鸟儿就开始放声歌唱、发出求偶的鸣叫声,整个空间都充满了爱的能量。与它们和谐相处使我们靠近神,这有助于我们实现意识的细化。

那些喜欢长眠的人,将自己比作是“猫头鹰”,并“赋予”自己懒床的权利——他们鲜少获得精神进步的机会。

……春日里的晚霞同样可以给我们留下丰富的微妙的印象。傍晚时分,鸟儿仿佛是在充满静谧和和谐的环境中鸣唱;意识能量也会自然而然地从身体里“倾泻而出”,在充满幸福感的森林中流淌,它们相互填充、相互融合。在纯净和谐的环境里,意识变得更为灵动、更为活跃。

……在一年四季里的任何一个清晨或傍晚,当我们徜徉在森林或水边时,我们可能会回忆起春日的霞光,因为这对于那些已然学会完整地感知春天的人来说十分重要。

……自然是由动物和植物等大量生物组成的。通常,与人类相比,动植物拥有无可比拟的深度平静,并且它们的灵魂也更加细致。我们一般人需要经历很长一段历程才能达到爱与宁静的境界,而后才有能进行某种精神追求。

此外,只有在开阔的自然环境中,作为微妙的意识的我们才能得到扩展和延伸,在那里使其得到扩展。这在城市的“盒子般的”房间内或是“走廊般的”街道上是无法实现的。

……在此,我要再次提醒大家,情绪就是意识的状态,而意识就是我们自己,因此,我们靠近造物主或是远离造物主这取决于我们所处的情绪状态。

作为造物主的神将意识能量细化到了极限。现在,大家是否清楚应当朝着哪个方向发展我们的情感?

……春天时,我们很少有人到过黑琴鸡的求偶场地。黎明前,在氤氲的雾霭中,漂亮的富有激情的黑琴鸡咕噜噜地鸣叫着。而那些到过黑琴鸡的求偶场地的大部分人都是为了捕杀它们,人类的枪声打断了黑琴鸡的歌声,使那里充斥着痛苦、血腥和死亡……然而,刽子手们却在那里享受着极端残忍的杀戮所带来的快感。

在我们所接受的传统教育中,我们“有权”杀害动物,并且也不存在任何禁忌,禁止人们因个人私欲去伤害其他生物,因此,无神论者以及我国规模较大的某些教派的信徒都很容易走上大屠杀的道路。

……春日的晚上,通常是在太阳落山后,林间被暮色所笼罩着,——在林间小路上,在森林的边缘,在疯长的灌木丛中,丘鹬成双成对地飞翔着。它们的歌声是那么的美妙动人,好似温柔的呢喃,好似绵绵的呼唤。这些鸟儿的歌声可以引起我们对它们的怜爱之情。灌木丛中,雄鸟飞翔,雌鸟静立观望,它们在选择谁唱得更好……哇,就是这个,它唱得太棒了!雌鸟翩然飞起,向雄鸟展示着自己的身姿……雄鸟在爱情的刺激下,追逐这雌鸟……而后,它们在灌木丛中共同度过了一个美妙的夜晚。后来,它们分道扬镳,一夜的相处足以让它们感到厌烦,它们要在下一个傍晚时分找寻新的奇遇和新的朋友……

杓鹬在沼泽地里吟唱着神秘而悠扬的歌曲,田鹬震动着尾羽发出“天籁般”低吟求偶声,画眉鸟在林间欢快地歌唱着,水洼中的青蛙整夜地鸣叫,芦苇荡里产卵的鱼儿在月色下闪闪发光,空气中散发着篝火的气味,伴随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沐浴在林中的湖泊中,蒸汽自一具具潮湿而又充满幸福感的躯体上散发出来,此时,灵魂在欢腾,他们身上洋溢着对神、对所有生物的爱。这种情绪就是神在我们身上所希望看到的情绪。因为如果以这种情绪为基础,那么我们就可以更快且更顺利地靠近神。

* * *

植物也是生物。与我们人类一样,在植物的体内也寄居着灵魂。通常,这种灵魂是“植物性”的灵魂,也就是说,处于“萌芽”阶段发展的灵魂。然而,我认识一些树人,这些树人拥有相当发达且足够强大的人类灵魂。这些灵魂,由于前世生活在人的躯体中时,没能获得所需的宁静,因此,神为了使他们变得更好就让它们化身为树:让它们在数百年的“植物”生涯中慢慢地平静下来……

人们可以轻松地与这些树人交流情感,甚至思想。它们十分“依恋”人类,它们能够理解人类,如果没人探望它们,它们也会感到失落。当有人去探望它们的时候,它们会快乐地迎接探访者,有时在这种快乐之中也隐含着痛苦的情绪……

……那么,什么是宁静呢?难道是无所事事或者慵懒地生活么?又或是无精打采、萎靡不振?都不是!宁静是指情绪不焦躁、思想不空虚。当人处于宁静状态时,他(或她)便可以快速且持久地从事体力、智力或是禅定工作。宁静是高效的伙伴,它可以让我们避免精力的浪费。此外,在宁静的状态下,我们可以更加高效地完成工作。最重要的是,宁静的状态可以使我们与神保持联系、面向神,帮助我们避免许多错误。在此基础上,作为意识的我们可以逐渐“扎根”于神。换言之,宁静可以促使人类朝着积极的方向进化。忙乱的状态会隔绝人与神之间的联系,使人回到低级的“小我”状态,因此,忙乱的状态阻碍了人的进步。

普通植物可以感知人的情绪。多国科学家都曾证明过此点:当植物对人类情绪发生反馈时,其内部的电学特征会发生改变(详情参见[9])。

在许多年前,当我成为了一个“非杀生”饮食主义者后,我曾在林区的森林防疫管理局工作。最初,我认为这项工作是一项有意义,甚至在修剪“多余”的植物的过程中,我能够获得满足感。当时认为,修剪掉“多余”的植物可以为剩下的植物腾出更大的空间。但是,从某一时刻开始,当我获得更敏锐的感知能力后,我能感受到被我用斧头砍断的植物身上所经受的难以忍受的痛楚,于是,我便立即辞掉了这份工作。

事实上,如果不食用植物,我们便无法生存。生活中,我们不可避免地将植物用作木材或建筑材料。因此,我们也没有必要坐等树木腐朽老去才去利用它,这便是人们为什么要砍伐“成熟”树木的原因了。

但我们不应无端地残害植物,比如:为了消遣就在树上插一把斧子或刀子,或是在非必要情况下剪断树木的枝桠,又或是机械地采摘、丢弃花叶。同样地,我们也不应该蔑视食物,因为它们来源于因人类而牺牲的有生生物(植物)。丢弃食物,甚至是植物食物是无端的谋杀、是罪行。

从道德角度上看,人类对植物做出的某些行为是完全荒谬的,比如为了庆祝圣诞节和新年砍伐数百万的松树和枞树,为了观赏而采摘花朵儿并将它们置于花瓶之中、看着它们枯萎死去——这都是为了“庆贺(节日)”而谋杀植物的行为……

重要的是,请您记住,我亲爱的读者们,我们现在不应试图记住某些准则,如这件事可以做,或那件事不可以做……对我们来说,重要的不是要背下来某些“规则”,而是要富有道德感、同情其他生物的疾苦、尊重其他生命体。

那些不理解或不接受这一建议的人,以后不要抱怨自身所遭受的痛苦:神通过让我们遭受痛苦使我们理解什么是痛苦、痛苦是多么的糟糕感受!通过此种方式,神教导我们怜悯他其他生物,不无端使其它生物遭受痛苦。

此外,对植物的怜悯原则同样也适用于动物:因为动物所对痛苦的感知比植物更加强烈。

神曾教导我们并且现在仍在教导我们,应当完全恪守怜悯的原则,尤其是在对待食物上[10,14,18]。神就是爱。如果我们想要靠近神,那么我们就应当完全接受爱的原则。缺乏怜悯的爱,怎可以称之为爱?那种爱只是对爱的模仿罢了。

朋友们,我们应当明白,与其说不同教派的“牧师”教给我们的道理是相互矛盾的,不如说如果我们不能完全遵循怜悯原则并将饮食转变为“非杀生”饮食(即不再食用哺乳动物、鱼或鸟类等肉制品),那么我们在精神发展过程中便无法取得显著成效。当然,将饮食习惯转变为“非杀生”饮食,应当完全出于道德考虑,而非为了实现某些自私的动机(如为了个人的健康等)!

有关植物的道德训诫不仅应当应用在饮食范畴,也应当应用于其他范畴。比如,制作支撑帐篷的架子时,不应使用鲜活的植物而应使用干燥结实的木棍;在森林里,不应在生长着鲜活的植物的土地上直接点燃篝火,而应在生过篝火的地方或森林土路上点燃篝火。

此外,在森林中,我们不应在干燥的泥炭上点燃篝火,因为这可能会引发数公里的森林火灾,成千上万的植物以及大量动物会丧身火海。天气干燥时,我们也不应在云杉树下点燃篝火,因为在云杉树下堆积着大量的陈年松针,它们十分易燃——若发生火灾,云杉的树根和周围的其他植物都会被烧光。春季,我们应当格外小心,避免上一年的枯草引发火灾。若发生火灾,大量植物、昆虫、鸟窝中的鸟类及鸟蛋、植物的种子都会死于非命;原本可以用作肥料、滋养土壤的枯草也会燃烧殆尽,在大火中白白地浪费掉。为了消遣娱乐,在春季纵火的行为简直是荒谬至极、丧心病狂,因为火灾不仅会吞噬动植物,而且还会烧毁草堆、房屋和其他建筑物……

……在某些寺庙中,人们吟唱圣歌,试图使神相信自己是“坚忍的、仁慈的”……与其这样,我们为什么不尝试着开始按照神的爱的原则生活呢,怀着对其他人和其他生物(其中包括蚂蚁、蠕虫、植物等)的怜悯生活,这样岂不是更好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