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生态心理学
或者精神的生态学

订购这本书在 Lulu.com.

命运和它的改变

我们寄生于肉体之中,因此时常以为自己可以“孑然一身”,可以拥有“无人知晓”的秘密。事实上,这只是我们天真的幻想,因为我们肉眼可见的也仅是那些化为人形的躯体,而我们的确也可以向这些人隐瞒、掩饰某些事情。

但是,事实上,我们的生活完全暴露于神和其他许多灵魂的视野之下——他们不仅时常观察我们的行为,倾听我们的话语,感受我们的情绪,而且还完全了解我们的思想。

我们无法做到让所有人都看不见我们。某种情况下,当我们“单独”地做爱时,也有物质在窥视着我们。无论我们是在沙漠里、森林中,还是无人居住的海岛上,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无论是在酷暑还是严寒条件下,在神和许多未化为人形的物质面前,我们是完全没有隐私的。甚至,当我们锁上门闩蹲厕所时,我们也可能会完全地呈现在它们面前——从各个角度:从下至上、甚至从里到外。无论是衣物,还是其他遮羞物,或是外皮——对他们而言都不是可以阻碍它们观察我们的障碍。

鉴于上述因素,“我——在神的手心里”的禅定对我们大有裨益。如果我们时常可以感到自己处于神的注视之下,那么这将有助于我们更快地清除自身的许多多余的杂质。

……虽然我们无法看见他们(神和灵魂),但他们却可以对我们施加这样或那样的影响。

他们可以轻易地左右我们的情绪,尤其是当我们无法对情绪加以管理的时候。

例如,他们(神和灵魂)可以轻易地让我们爱上某人或者厌倦某人。

或是,在路上走着走着,我们突然“想”停下来、向左走或是向右走,快步走,而后……

或是,在脑海里会蹦出这样或那样想法,并且我们认为这些想法都是我们个人的想法。

或是,他们(神和灵魂)作用于我们的大脑中枢,进而控制我们滑倒、跌倒、碰伤自己;或是在射击的时候,未能命中目标。

再比如,一个罪犯袭击了我并且伤害了我,这不仅是因为罪犯生性残忍、邪恶,想堕入地狱,还因为在此情况下,神左右他对我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一个人的智力愈加原始,那么他(她)便愈加容易被控制:因为他(她)没有强烈的道德信念,无法抵制这种控制。

相对于人来说,动物更容易被控制。如果一条狗咬了人,那这不仅仅是完全出于狗本身的意志。

神和灵魂不但可以控制人和动物,而且还可以作用于非生命体。比如,一颗子弹,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偏离原轨道;一颗炮弹、炸弹或手榴弹,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成为哑弹;火苗如果有必要的话,可以自己熄灭。反之,水或火或其他别的事物也可能会突然在我们未曾料想的时刻出现在我们意料之外的地方。弥赛亚(Messiahs)所创造的神秘奇事(miracle)或骚灵现象,便可证明此点。弥赛亚不仅可以在自己周围操纵这些神秘奇事,也可在任何距离范围内创造它们。实谛·赛·巴巴(Sathya Sai Baba)[10,14,42,58,64]和大卫·科波菲尔(David Copperfield)[9]便可以向我们显示此点。

当我们明白神是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的时候,我们就应当知道,任何外力都无法对我们造成伤害,除非它符合神的意愿(神也操纵着所有灵魂)。因此,如果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上,我们应该从自身找原因:比如,近期或者过去,我们犯过何种错误,我们的命运是如何的。

……之前,我们已经讲过,神创造创造物不是为了我们人类,而是为了他自己!我们人类完全不是独立存在的,因此,客观上不是与神相分离的。与之相反,我们在神的里面。如果我们以为我们是与神相分离的,那也只是我们愚昧的幻想,这恰恰也是造成我们不幸的根源。

我们完全的依靠与于神。他带领我们就像牧人放牧牲畜一样,他将送我们到了地球的“牧场”上,让我们在这发展、成熟。在这里,我们与同我们相类似的人或事物相互作用,逐渐获取并加强了某些品质,其中包括善的品质,也包括恶的品质。

我们应当习惯于看见、听见、服从我们的神师,并且热爱他。有些人热衷于此,但有些人却以自我我中心,对此假装视而不见,并且试图在神师面前隐藏自己,仿佛像神不存在一样,只有我才是真实存在的!——哇,重要的不是神,而是健康、强壮、完美的我!

神宽厚地接纳那些谦逊、善良、充满爱心和智慧的灵魂,并且迅速地使这些人靠近自己,融入自己。

其余的灵魂要不断地经历生死,周而复始地重生于一个又一个的新身体中。在等待化为人形的期间中,这些灵魂长期生活在与自己相类似的灵魂之中。在生活在地球上时,这些灵魂已经习惯了这种意识状态。

神对我们的眷顾将会持续到“世界末日”,——神时常通过弥赛亚、先知或是圣书来提醒我们关于他的存在。他还通过罪犯或是凶猛的动物向我们展示什么是邪恶、虚伪、卑鄙、贪慕他人财产……神要让我们体验痛苦、恐惧和他人的愤怒情绪,以此来告诫我们不要对别人做这样的事情。

人们称它时“因果报应法则”,即我们命运中的因果循环关系。神遵循此原则不断地“打击”我们,直至我们消除恶习,变为他想要我们成为的样子:温柔的、关心他人的、利他的、绝对真诚的,不傲慢自负、不以自我为中心的,不愤怒、不使用暴力的。即便是使用暴力,也是为了使别人免受邪恶暴力的伤害。

神是爱。为了与神融合或是接近神,我们应当变为爱。

但什么是爱呢?几乎没几个人可以理解这个词的含义!

爱——主要是一种情绪状态,其中最重要且最珍贵的是伴随着内心的宁静的微妙柔情。此外,爱还是关怀、善良、尊重、感激等。

情绪,它不既是思想、表情、行为反射,也不是大脑中的电子过程。唯物主义-生理学家认为情绪产生于大脑,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情绪产生于胸腔、脖颈和腹部的专门的情绪结构——脉轮和经络。

上述所列举的是爱的变体,它们产生于心轮,扩散于胸腔。事实上,只有那些心轮发达并且能够完好运行的人才能感知到它们。对于剩下的人来说,温柔、善良等词汇仅停留在毫无意义的词汇层面。如果一个人“毫无爱心”地活着,这意味着这个人活在神的“远方”,因此,这个人也无法走上灵性之路,无法认识神并感知神的爱,更别提进入天堂了。

如果我们生活在爱与宁静中,那么我们可以迅速地完善心灵,靠近神。

同样地,愤怒与恐惧有许多变形体(如仇恨、愤怒、暴怒、怨恨、嫉妒、沮丧等),这些情绪将会引导我们远离神,带领我们走向地狱。

这两对情绪状态(爱与宁静——愤怒与恐惧)是相互排斥且互不相容的。

习惯于愤怒和恐惧是很简单的事情,因为几乎每个人都有这些情绪。但是,我们真的想在愤怒与恐惧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么?我们应当如何抵御勾引我们堕入地狱的邪恶呢?难道我们要去憎恶那些“制造这些情绪”的人们么?如果真的这样做,那么这将是最简单且最愚蠢的决定!因为这将会使我们在本次化身和下次化身时陷入恶业,而在两次化身之间我们会落入地狱。


现今,我们所处的条件状态都是由于我们前世精神空虚所造成的因果,难道我们还希望未来的生活变得更加糟糕么?

只有不受外界环境干扰的爱和宁静才能引领我们走向良好的命运、走向天堂、走近神。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学会爱与宁静呢?

第一种方式是和谐的性爱,神自古以来便希望人们这样做。和谐的性爱指的是那种不被激情、淫欲(自私的欲望)和醋意所掌控的爱,这种爱建立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它是对于他人的奉献,为他人而做,而非为自己而做。

第二种方式是在和谐和幸福的氛围里抚养孩子。

第三种方式是与自然和谐交流。

第四种方式是精神艺术,通过这种方式可以促进我们的发展,尤其是教会我们爱与宁静。

第五种方式是参与精神集会,尤其是那些和谐的、发展爱的能力的集体性禅定。

除此之外,还存在着更隐秘的发展自身爱与宁静的能力的方法,较好的方法是以发展产生爱的主要情绪器官——精神之心为基础的。而后,在下一阶段应细化并改善我们的意识,进而认识圣灵,认识父神。

作为意识(灵魂)的我们,可以在自身进化过程中选择某些个性的品质,也就是所谓的“性格”。这些品质既可能是善良的,也可能是邪恶的。

在我们的生活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恶习,比如:易怒、具有侵略性、使用暴力、尖酸刻薄、骄傲自负、贪得无厌、自私自利、纠缠不休、虚伪成性、愚昧无知以及毫无分寸。除此之外,恶习还可以体现在人们生活中的细微之处,例如咬指甲、在桌子后面抖腿、“吸鼻涕”、说脏话,甚至是话多或者说话声音过高等,这些行为都是惹人生厌的恶习。

某些正面品质的缺失,也可被视为养成恶习,比如缺乏内心的宁静,缺乏给予他人真挚而温柔的爱的能力,在与他人相处的过程中无法做到诚实可信,缺乏对神的信仰以及对走上灵魂完善之路的追求,缺乏与人为善意愿。

那么,我们应当如何同这些恶习斗争呢?针对不同的情况,与恶习斗争的方法也是不同的。有时候,我们仅需要知道我们的行为属于恶习,那么这些不良的习惯便会消失。以本书作者我本人为例,当我知道神的存在,知晓了生命的意义,知道了人类食用被屠宰的动物并非出于必要,而是因为贪图口腹之欲,我便立即停止了吸烟、酗酒,也不再食用被屠杀的动物的肉了。

换言之,在知识之光的普照下,我们很容易便可以摆脱那些因无知而产生的恶习。

除了上述容易克服的恶习之外,还存在着一些难以立即消除的恶习,如:谎话连篇、易暴怒、纠缠不休、骄傲自负、贪得无厌、自私自利以及胆小懦弱等。为了克服这些恶习,需要依靠智慧的力量进行某些思想工作,并且建立起正确的思想规范,形成正确的情绪以及行为反射。阅读严肃的宗教文献、运用某些生态心理学的方法进行训练(如调整脉轮系统或进行严肃的忏悔),都有助于我们达上述目的。

现在,让我们来讨论一下什么是忏悔:忏悔的意义和机制是什么?

在某些颓废的宗教信仰中,也存在着忏悔,但是那种忏悔是无效的。究其原因,可以归为缺乏对神与人之间关系的正确理解。这些宗教将神视作可怕的审判者,认为神会依据人是否“悔过”自己的罪行而将人归为不同的类别,而后裁决人应该在地狱里或是天堂里永生。这些宗教错误地认为,“悔过”可以使人摆脱下地狱的命运,仿佛只要向自己所信仰的宗教的“牧师”坦诚自己所犯的罪行,便能够“使自己从罪行中解脱出来”,以此方式完成救赎。换言之,人可以违背教规或作孽。或者说,所有人是违背教规或作孽的。如果一个人没有违背教规或作孽,并且为自己的虔诚和正直而感到骄傲,那么这便是最可怕的罪行。因此,违背教规或作孽是可以的,但是不进行救赎性的悔过是不可以的。

聪明人都明白,上述“悔过”形式无非就是恐吓教徒、迫使教徒去教堂的手段,进而使信徒“自愿地向牧师捐献所谓的善款”。

在本书的语境下,我们对这样一个问题感兴趣,即究竟是依据何种理论才形成了这种荒谬的忏悔方式?事实上,在“基督教”等宗教的教义中丧失了对父神的正确认识,即父神在等待着完美的、充满神性的我们回归到他的怀抱中去,而这是我们可以做到的事情。

因此,忏悔的意义完全不是像某些人理解的那样,即认为在某人面前“汇报”自己的罪行,并且通过此种方式逃脱下地狱的命运。忏悔的意义在于消除灵魂品质中恶习,进而拥有像神一样的纯洁的爱,而后获得智慧与力量,成为神的一部分,永远与神融合在一起。

换言之,我们应当使自己具备将自己贡献给神的资格,应当向他贡献我们神圣的贡品——我们对他的爱,贡献给神的贡品应当极其纯洁。

现在,我们应当清楚,只要我们继续生活在粗鄙的情绪状态之下、继续危害他人,那么,无论我们如何“汇报”我们的罪行或是为我们犯下的罪行道歉,都无法将我们从地狱中拯救出来,也不会使我们靠近天堂、靠近造物主!

……忏悔的主要机制是对我们所犯的罪行进行深刻的忏悔。我们因为自私自利、玩忽职守或是糟糕脾气对其他生物造成伤害——这是我们主要犯错的形式。我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言语或行为伤害到他人,也可能仅仅因为自己的坏情绪伤害到他人。除此之外,每当我们脱离了爱的状态时,我们不仅远离了神,并且我们糟糕的情绪状态所散发出的能力还会污染神-绝对内部的空间。神也会向我们指出,我们的这种不良状态是我们所犯下的罪行,它会导致我们恶业的积累。

我们可以将自己的罪行想象成穿在线上的珠子,这些珠子代表的是我们某些不良品质——恶习。如果想要消除恶习,那么就应该努力回忆起恶习出现的场景,并且用心感受我们给其他生物所造成的痛苦,而后在忏悔的时候,按照正确的行为方式重构每一个场景。这有通过这种方式才能打破错误的行为方式,按照正确的模式做出决策。

……“真理(正确地理解神,人和进化)——朴素——爱——业力瑜伽(Karma yoga,通过向他人行善来服侍神)——为与神的“大我”融合而消除自身“小我”的位置”——这是神之化身巴巴及(Avatar Babaji)在心灵工作方面向我们提出的建议。如果我们按照神对我们的希望改造自我,那么我们便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获得更多完善灵魂的有利机会,我们的生活会变得更加幸福,我们距离个人进化的终极目标(感受与父神的融合无上幸福)也会更近一步。